2011年六月月 发布的文章

解决一个IP路由选择问题

大学时曾旁听过计算机专业的专业课-"计算机网络"(我非科班出身,只能偷偷旁听),现在还能清晰地记得当初他们使用的教材是高教社影印版的《计算机网络——自顶向下方法与Internet特色》。不过记忆中课程的内容却渐渐模糊了。有些当时并没有深刻地理解的概念,现在依旧没理解,因为平时少有涉及。

上周在搭建CI环境时遇到了两个服务器(均安装的是RHEL 5.5 OS)之间网络不通的问题。这两个服务器分处于两个不同的局域网网段:服务器A IP为10.10.12.xxx,服务器B的IP为10.10.13.yyy,从A到B无法Ping通,但B到A是没有问题的。这时恰巧一位系统工程师同事到开发大厅办事,我就顺便请他帮忙解决这个问题。

不知道是因为有急事呢,还是我没有说清楚问题所在,他在A主机上先是删除了若干路由,然后又在/etc/rc.local中添加了一条路由:"route add -net 10.10.0.0 gw 10.10.12.1 netmask 255.255.0.0",生效后,A主机居然可以Ping通主机B了,问题解决了,他也就匆忙离开了。

我也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,但不久我就发现A主机无法连上DNS Server了,要知道在路由表被修改之前是可以的。无奈之下,我只能自己尝试去搞定了。首先先注释掉rc.local中的那条新增静态路由,然后reboot系统,让系统恢复到之前的路由表配置(通过route命令增删的路由都是临时路由)。

接下来,就是查找各种资料,重新认知一下IP路由选择的原理。经典的《TCP/IP协议-卷1》一直躺在家中的书柜里,手头上只有《Linux系统管理技术手册(Linux Administration Handbook)》这本书。不过还好,这本书也足够经典,里面对TCP/IP网络的讲解更实际,也更具可操作性。

说到路由,我们不得不回顾一下IP地址。IP地址不是孤立的,或者说一个孤立的IP地址是信息不完整的。我们无法通过一个孤立的IP地址来确定下什么。我们需要将它与子网掩码结合一起来使用。掩码就是用来指示IP地址中网络地址部分和主机地址之间的边界的。举例来说:如果一台主机配置的IP地址为10.10.12.105,子网掩码为255.255.255.0,那么这台主机所在的物理网络的地址就是(10.10.12.105 & 255.255.255.0) = 10.10.12.0,而最后那个字节用于主机地址分配,主机编号可以从1到254(0是网络地址,255是该网络的广播地址)。这台主机与网内的其他主机可以直接通信,无需经由任何中间设备的转发,它网内的兄弟主机编号可以是104,106…等等。

好了,我们有了网络地址的概念了,一切就会变得好办多了。接下来我们看一下A主机当前路由表(通过route或netstat -rn命令),看看它为何无法连到主机B。

-bash-3.2$ route
Kernel IP routing table
Destination     Gateway         Genmask         Flags Metric Ref    Use Iface
10.10.12.0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55.255.252.0   U     0      0        0 eth0
169.254.0.0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55.255.0.0     U     0      0        0 eth0
default         10.10.12.1      0.0.0.0         UG    0      0        0 eth0

这里有三条路由,与问题相关的是第一条和第三条。而169.254.0.0是zeroconf产生的IP地址,称为Link Local Addresses,Mac OS X, Windows和比较新的Linux都支持这类地址。其作用是无需配置即可联网,比DHCP还简单,不需要服务器,只要把电脑设备间用网线连接在一起即可。这条路由与本文无关,故这里一笔带过。

关于route命令结果中各个列的含义这里就不细说了。我们来看一下当尝试从A主机向B主机发送数据包时会发生什么呢?我们假设B主机的IP地址为10.10.13.222。当A主机构造好IP包后,会到路由表中查询路由。简单地说就是逐条路由匹配,直到匹配成功后,将IP包发往对应路由记录的Destinaion网络中去。如果没有匹配的路由,则将该包发往默认(default)路由对应的gateway设备。

在这个例子中,我们会用10.10.13.222与各条路由记录匹配。如果10.10.13.222 & Genmask == Destination,我们就说匹配成功。显然通过计算,10.10.13.222和第一条路由记录就匹配成功了:10.10.13.222 & 255.255.252.0 = 10.10.12.1,那目的IP地址为10.10.13.222的IP包就会被发往网内。但是IP层的下面的链路层和物理层会发现10.10.13.222根本不属于本网络,发送失败。这就是为何从A主机无法ping通B主机的原因。再细致看看,原来是第一条路由的Genmask配置错了,本来应该配置为255.255.255.0,但是却配置成了255.255.252.0,这无意中为该物理网络做了"扩容"。修正后的路由表如下:

-bash-3.2$ route
Kernel IP routing table
Destination     Gateway         Genmask         Flags Metric Ref    Use Iface
10.10.12.0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55.255.255.0   U     0      0        0 eth0
169.254.0.0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55.255.0.0     U     0      0        0 eth0
default         10.10.12.1      0.0.0.0         UG    0      0        0 eth0

修正后,我们再来走一遍上述的流程。为到10.10.13.222的IP包匹配路由,经计算发现无可成功匹配的记录,则该IP包采用默认路由,也就是第三条路由,通过eth0网口转到10.10.12.1这个gateway设备上了。后者会将该IP包转发到10.10.13.0这个网络中去,这就实现了位于两个不同网络中的两台主机A与B之间的互联互通了。

另外要说的是上面这些路由数据是从哪里来的呢?在Redhat Linux中,这些数据是在网卡初始化时由系统读取网卡配置文件而得来的。在Redhat中,网卡配置文件位于:/etc/systconfig/network-scripts下,文件名是ifcfg-eth0,…。

Hello,Common Lisp

Paul Graham不愧被誉为Lisp的超级推手,他的煽动力真的是很强悍。这不才刚刚看完一遍他编写的《黑客与画家》后,我就决定将Common Lisp作为今年计划学习的那门新语言,而且从现在就开始。

去年曾囫囵吞枣般的学习过Haskell,一门通用且庞大的纯函数式编程语言。在惊叹于Haskell如此与众不同且功能强大的同时,也为Haskell Monad那魔鬼般的蹩脚语法所苦恼,而Monad的引入就是为了隔离副作用,并让你可以利用些过程式命令式语言解决问题的范式。

原以为Common Lisp也是一门函数式编程语言,应该与Haskell很像,但在看了《ANSI Common Lisp》一书后的前几章后我才发现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儿。Common Lisp设计初衷其实是一门支持多范式的通用语言。除了语法上更接近于函数式编程范式外,你完全可以用Common Lisp写出具有过程式特点的代码(而且看起来也很容易)。另外Common Lisp Object System(CLOS)还给你提供了OO范式的选择。与Haskell相比,对于我这个C程序员来讲,Common Lisp带来思维跳跃似乎更小些,更有利于后续的学习和使用。

与Haskell的强类型和静态类型(即使你不显式指出类型,Haskell也会根据一些上下文的clue推导出类型,如果它发现类有不匹配,那么编译期间就会报错)不同,Common Lisp是动态类型和弱类型的,当然你也可以显式声明类型,但这么做也仅有利于编译器对代码的速度优化,并不能阻止什么。如:
> (declaim (type fixnum count))
> NIL
> (format t count)
*** – EVAL: variable COUNT has no value
> (setf count "hello lisp")
> "hello lisp"
> (format t count)
> hello lisp
> NIL

看到了吧,即使我们显式声明了count为fixnum类型,我们依然可以用字符串为其赋值。

Lisp语法十分简单:万物皆在括号内,无论代码还是数据。Lisp一直因括号泛滥而被诟病,不过对于我来说还好,也许是因为在C语言中也没少使用括号的缘故吧。另外现在的编辑器都支持高亮括号匹配,这样只要你细心些,写代码时基本不会出现因括号不匹配导致的一些问题。

编程语言影响思维习惯,但思维的转变不是一蹴而就的,也就是说用惯了C、Python等语言后,再去学习类似Common Lisp这类语言的确有些困难。遇到某问题时,或多或少还会首先以过程式的思维去考虑。另外Common Lisp也确实不是一门“小语言”,和Haskell一样,Common Lisp也很庞大,这也使得这些语言的学习曲线陡增。
  
之前一直认为Lisp也是一门解释性的语言,类似Python采用解析器的方式执行,性能不会很快。后来经了解后才得知诸多编译器(如CLisp)都是将源代码编译为某种格式的字节中间码,这样不仅性能得到了提升,可移植性还得到了兼顾。当然Lisp性能与C比起来还是要差出至少一个数量级的。Common Lisp的编译器我装了两个:CLisp和SBCL,目前来看似乎后者的开发更活跃一些。我个人则更多地使用CLisp。

这里必须得承认的是Lisp语言的应用还是比较小众的,甚至很多程序员都没有听说过有Lisp这门语言的存在。在实际商业开发中更是很少见到用Lisp实现的系统,这方面Haskell也有着同样的”感受“。不过近几年Lisp各种方言大有回升之势,Lisper们需要是耐心和时间。如果要想了解如何利用Common Lisp进行一些实际系统的开发,那么你就不能放过Peter Seibel于2005年编写的《Practical Common Lisp》一书。后来出版的《Real World Haskell》想必也是学习Peter Seibel试图为Haskell开发者们找到一条实际应用之道吧。

但有关Common Lisp的入门书,我还是觉得Paul Graham的《Ansi Common Lisp》更适合,另外在这之前可以先拜读一下Paul Graham的文章"The Roots of Lisp",这将对Lisp的学习大有裨益。

既然本文的主题为Hello,Common Lisp,那最后还是按学习新语言的惯例,在这里向大家展示一下用Common Lisp是如何编写Hello World的吧:

;; HelloWorld.lisp

(defun hello-world ()
  (format t "hello, world!"))

(hello-world)

如发现本站页面被黑,比如:挂载广告、挖矿等恶意代码,请朋友们及时联系我。十分感谢! 图片广告位1 图片广告位2 图片广告位3 商务合作请联系bigwhite.cn AT aliyun.com

欢迎使用邮件订阅我的博客

输入邮箱订阅本站,只要有新文章发布,就会第一时间发送邮件通知你哦!

这里是 Tony Bai的个人Blog,欢迎访问、订阅和留言! 订阅Feed请点击上面图片

如果您觉得这里的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扫描上方二维码进行捐赠 ,加油后的Tony Bai将会为您呈现更多精彩的文章,谢谢!

如果您希望通过微信捐赠,请用微信客户端扫描下方赞赏码:

如果您希望通过比特币或以太币捐赠,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:

比特币:

以太币:

如果您喜欢通过微信浏览本站内容,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,订阅本站官方微信订阅号“iamtonybai”;点击二维码,可直达本人官方微博主页^_^:
本站Powered by Digital Ocean VPS。
选择Digital Ocean VPS主机,即可获得10美元现金充值,可 免费使用两个月哟! 著名主机提供商Linode 10$优惠码:linode10,在 这里注册即可免费获 得。阿里云推荐码: 1WFZ0V立享9折!


View Tony Bai's profile on LinkedIn

文章

评论

  • 正在加载...

分类

标签

归档



View My Stats